瓦斯關了沒?

RUI ◆ 潞一
雜食派,作品和CP都是如此
這裡是什麼都可能出現的神秘倉庫(´ΘωΘ`)

[萬+5] with BANRI──!! 01

◆ with BANRI──!! 01
◆ 基本上是圍繞著萬理和孩子們(IDOLiSH7)的日常小故事,無CP向
◆ 敬稱使用日文原文(さん、くん)

 

逢坂壯五:『萬理さん,可以和您聊聊嗎?』
                 『啊、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如果在忙的話請不用在意我!』
          ...

[轟爆] メトロノーム

◆ 兩人都成為職英的未來向
◆ 我...我喜歡笨笨轟總&寵夫咖醬(好喔


「我說你啊──到底是在搞什麼鬼?」

「嗯?」


聞言,他那從浴室出來就不斷做著奇怪動作的同居人總算停下那令人不解的行為。

沾染水氣的髮絲凌亂地遮住那張好看的臉,略帶急促的呼吸聲在安靜的室內顯得格外清晰,他看著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撩起一邊瀏海,冰藍色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的同時,幾顆晶瑩的水珠順著脖頸流下,滑落至鎖骨,最後隱沒在衣領間。

「爆豪是指這個嗎?側著頭跳躍的動作。」

像是要回應對方疑問般,轟再度歪著頭,踮起右腳腳尖微微跳了幾下。

「......所以說...

[赤この] ドン──!

◆ 篇幅短短的高中生日常
◆ 私設依舊很多


「木葉學長,關於新的訓練菜單能和你討──」

「等等!赤葦你先不要跟我說話!」

木葉的語氣難得染上急躁,從緊蹙的眉頭能推斷他似乎正被什麼困擾著。矗立在他們面前的是彼此都再熟悉不過的方形機台,赤葦看了許久還是不明白這看似毫無異樣的機器是怎麼讓在休息時間一如往常笑著說要去補充點糖分的學長陷入糾結。


「不買嗎?草莓牛奶。」

指著透明板內的盒裝飲料,赤葦率先打破沉默。

「我就是在猶豫這個啊……」

那雙幾乎要將販賣機盯得要燒出個洞的淡茶色眼眸終於好好望向自家副主將,伸出手輕輕敲了敲他鍾愛的飲品右方的位置──「你看這裡。...

[兔赤] 好像不小心發現不該發現的事了怎麼辦

◆ 內含自創角色,整篇文基本上是從他人角度觀察到的赤葦(兔赤)
◆ 大學時期,兔赤合租房屋但不同校
◆ 非常我流的各種設定
◆ 雖然木兔戲份少的可憐,但這真的不是路人x赤葦,而是木兔x赤葦(喔)


踏進教室的同時正好鐘響,他緩了緩自己因奔跑而顯得急促的呼吸,循著習慣走向後方的座位。

修課的人不多,大部分集中在離講桌不遠的地方,彼此和睦地閒聊打鬧,應該都是認識好一陣子的本系學生。階梯教室的設計讓他所處的位置擁有良好視野,沒有什麼特別目的,迅速掌握所在環境的情況只是他不知不覺養成的小習慣,唯一的缺點大概是朋友們總愛鬧他這種喜歡高處...

[兔赤] Light

◆ 未來向,交往同居設定,兩人都已是社會人士
◆ 砂糖混點碎玻璃
◆ 無論如何還是想對赤葦說聲生日快樂(´▽`ʃ♡ƪ)"

 

/ 01

 
The best thing in the world is you are in my life.

 

「赤─葦─」

拉長的語調打破晨間的寂靜,刻意克制過的音量並不刺耳,卻也足以讓床上的隆起發出不滿的喟嘆。

「唔……現在幾點了?」

「剛過十點喔。」

「那再讓我睡一下……」

「欸?再睡下去就要中午了,說好今天要一起出去的!」

「學長你好吵……說到底都是因為陪學...

[佐久葦] 有你在的那些日常

◆ 兩人已交往,大學同居前提
◆ 私設依舊滿天飛
◆ 充滿貓貓和貓貓

/ 01. 睡覺時比床更為重要的東西

將最後一筆資料輸進電腦,赤葦規律敲打鍵盤的手終於停了下來。

拿起身旁厚厚的一疊文件,確認上頭的資訊和螢幕顯示的結果無誤後他才安心地按下儲存鍵,順帶用那疊帶著淡淡油墨味的紙張掩住自己打的一個大呵欠。闔上筆電的同時他的肩膀猛然受到一記敲擊,隨後帶著倦意的嗚咽聲便傳進耳中──

 

「痛……」

「所以就說了,要不把頭靠在我身上休息,不然就直接去床上睡。」赤葦伸手揉了揉佐久早微捲的黑髮,看著這個從身後將自己環抱住,上一秒還在打瞌睡的的青年舒...

[佐久葦] Wish upon a mug?

◆ ミルモでポン! paro
◆ 有點在意對方的佐久→←葦,剛要開始的小故事
◆ 取名廢....(つд⊂)



/ 佐久早 side. 


或許不是錯覺,他總覺得自己被這個馬克杯下了咒。

將加溫後冒著熱氣的牛奶倒入杯中,看著稍早調製好的茶湯和雪白的液體逐漸融合,佐久早皺著眉,還是無法理解自己從剛剛到現在的所作所為──明明只不過是句迷信般的話,難不成自己在期待著什麼?

起初只是不小心將用習慣的杯子打破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自己也非戀物的人,只要回家路上繞去日用品店一趟就能解決問題,佐久早自然將這件事視為生活中出現的平凡插曲,沒多放在心上。因此...

[兔赤] Marmelade d'oranges amères

◆ 梟谷全員在西餐館工作的paro
◆ 很沒生日氣氛的920木兔生賀 (*´∀`)~♥
◆ 不知為何,不要說R18,這篇連R15都不到,但Lof一直不讓我發(掩面


因此不好意思,可能要麻煩大家繞個路走連結( ´•̥̥̥ω•̥̥̥` )

所以我說那個Lof,你該不會被沒吃到赤葦的木兔收買了吧( ˘•ω•˘ )?

[兔赤] 聽說糖果屋裡住著貓頭鷹先生

◆ 糖果師木兔 x SOHO族(翻譯)赤葦
◆ 滿足自己的我流paro
◆ 雖然是兔赤,但什麼都還沒開始


直到在過於刺眼的陽光下走得滿身大汗,赤葦才意識到自己大可選擇在氣溫相對宜人的傍晚出門。然而離目的地只剩兩個街口的距離,現在掉頭回去顯然不是個好選擇。

嚴格說來,赤葦並不是嗜甜的人,比起含糖飲料他更偏好無糖茶飲,雖然會吃套餐附贈的甜點,也不太婉拒他人贈送的點心,但自小學後他主動購買甜食的次數大概用兩隻手的手指就能數出來。

這樣的他會因為糖果吃完這種小事不假思索地抓起錢包出門,赤葦覺得一定是過於漫長的夏季把自己熱昏頭了。

「好熱……」赤葦再...

[兔赤] Ran out of gas

◆ 兔赤已交往,大學同居前提
◆ 沒有帥氣的赤葦京治對不起 ( ´•̥̥̥ω•̥̥̥` )
◆ 我流腦洞開很大


他們之間難得出現這樣的沉默。


結構緊實的氣密窗完美阻隔了窗外的雜音,若不是從窗簾間的縫隙細看,難以察覺外頭的世界風雨交加。過於強大的雨勢讓陽台出現一灘不小的積水,豆大的雨珠伴隨狂風打落,模糊了向來能從窗外眺望過去的公園景色,就連平時最顯眼的紅色溜滑梯此時也只不過能勉強看出它的形態。


屋內瀰漫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氣息,木兔能肯定絕對不是濕氣太重才造成這種帶著無力的焦躁感。空調靜...

© 瓦斯關了沒? | Powered by LOFTER